赵柏龄:中国增长势头有“投资吸引力”,美国加息或难对中国构成扰动

0 Comments

赵柏龄:中国增长势头有“投资吸引力”,美国加息或难对中国构成扰动
红周刊 | 特约 赵柏龄美国的加息政策对中国股市的影响则有限,主要是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经济手段的独立性很强,美国加息对中国经济和股市的传导机制如利率平价等,都可以被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经济体制有效化解。2022年,市场对于全球流动性收紧的敏感性在增加,尤其对于以美国加息预期的升温。我们认为,全球流动性收紧已经难以对中国构成扰动,由于具备足够大的经济体量与良好的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国际独立性,而这也是我们敢于重仓中国的重要因素。中国因素对全球经济影响在增强但需警惕变异病毒扰动近期,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在多国扩散,再度引发市场对于全球经济的担忧。我们认为,如果奥密克戎病毒对人类的危害性最终被证实是严重的,那么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扰动将体现在:各国将加大对奥密克戎病毒的反制措施,如加大隔离力度、降低社会人员的流动性甚至闭关锁国等,这将对全球供应链和各国的贸易往来造成一定的打击,从而延缓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从中长期来看,如果奥密克戎病毒最终广泛传播,人体机能受到病毒侵蚀后而下降,从而削弱经济中的劳动力人口比例,这将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一大阻碍。2021年在受到德尔塔病毒的扰动下,全球经济预计依然会有5.9%的增长,超过了机构的普遍预期,其中的原因主要得益于各国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医疗的持续改善以及消费的报复性反弹,明年的全球经济走势还是要看以上几个变量是否边际改善或恶化。在美联储的购债行为(taper)逐步退出已成定论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是否能够符合预期将极大影响美国群众的财产性收入水平,从而影响美国消费拉动全球经济的能力;如果人类能开发出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或特效疫苗,各国贸易交流更为通畅,那么全球经济复苏速度将得到比较大的提升。此外,全球经济结构和供应链是否会因中国的“碳中和”“共同富裕”目标下的经济改革而发生新的变化,将影响明年全球经济走势。除了变异病毒的扰动因素。我们认为2022年应该警惕的下行风险主要有以下几个:第一、政策风险,由于经济政策的转变而导致的某个行业的系统性风险,如在2021年的“双减”上表现得比较突出。第二,市场风险,如房地产企业债台高筑,又得不到有效融资的爆雷风险等。第三、大国间国际政治、经济博弈的风险。投资者应该综合判断明年会发生的各种风险后,然后做出一个最优的选择。比如,对于政策风险,应该多关注政府政策支持、支撑的行业;对于市场风险,虽然黑天鹅事件不可避免,但可以尽量规避灰犀牛的风险。美国加息预期升温但难对中国构成扰动今年美联储只是发布了缩减购债的计划,我们认为需要分两种情况分析。第一,如果2022年美国通胀继续高涨,不排除美联储突然公布加息计划,如果再加之美国经济复苏低于预期,产生由于市场估值水平急剧下降的恐慌情绪从而出现市场超调现象,即股市“硬着陆”。第二,如果美联储的缩减购债行为有效控制住了美国通胀,美国经济的复苏符合预期,即使出现了加息计划,那么2022年美国股市“软着陆”的可能性还是很大。如果美联储被迫加息,从估值模型上,可以看到分母端无风险利率水平的上升带来的总体估值水平的下降;另一方面,也需要关注分子端的变化,如果美国经济复苏符合预期, ROE的上升和企业利润的上升能抵消无风险利率水平的下降,并且在分母端由于美国经济符合预期后带来的经济预期水平的确定性的增强,人们风险偏好增加,也会抵消美国加息对美股市场的影响。从历史经验上,美国的利率水平和美国股市的估值水平是正相关的,其中的原因之一可能是美联储的逆周期调节惯例。所以如果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走势判断没有失误,加息对美股市场的整体影响会比较小,但结构性的变化肯定会有,如对利率比较敏感的成长股、科技股可能会下挫;而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对利率敏感比较小的个股如消费股会有比较大的上涨空间。美国的加息政策将成为亚洲其他国家货币政策的一道比较大的约束,可能对中国以外的亚洲市场影响会比较大,但如果亚洲其他国家经济增长符合预期,美国的加息政策对本国市场的冲击会相对较小。而美国的加息政策对中国股市的影响则有限,主要是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经济手段的独立性很强,美国加息对中国经济和股市的传导机制如利率平价等,都可以被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经济体制有效化解,中国的股市更多受中国自身的经济环境和经济政策影响。中国经济2022年有望保持强劲增长“碳中和”“共同富裕”机会值得关注中国引领了疫情下的经济复苏,2022年应能保持相对其他经济体较为强劲的增长率。尽管持续的限制和连续的疫情影响,亚洲在2021已经恢复良好。强劲的全球需求使以中国为主要体量的亚洲出口增长率达到201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外部需求的推动下,资本支出周期正在整个地区形成。出口和资本支出的复苏速度已经超过了过去三个周期。预计亚洲经济复苏将在2022年获得动力,并有更强劲的连续增长率。2022年的中国经济发展将会进一步贯彻高层的相关经济政策,“碳中和”和“共同富裕”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和中国经济社会今后两个鲜明的时代特征,中国经济将突破总量经济学的桎梏,适当下调GDP增长的权重,而赋予更多的生态环境、民生幸福、科技创新的权重,这将对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另外,2022年也将是中国经济继续化解重大风险的一年,其中最大的经济风险当数房地产行业的风险,实现中国经济平稳、高效、高质量的发展将是2022年中国经济的发展重心。如何平衡中国经济总量和结构之间的矛盾,即平衡传统经济与新经济之间的矛盾,新经济如何才能实现甚至超越传统经济的效率水平和达到一定的对于总量的贡献目标,将会是明年中国经济的一大看点。我们对中国资产方面的仓位一直都比较高的,我们配置的资产都是符合中国当今时代特征,与中国经济政策所支持的行业发展方向不相悖的优秀企业。2022年我们重点关注中国在“碳中和”和“共同富裕”两个经济改革重点之下的主题投资机会,对于那些能够抓住其中的机会、脱颖而出的优质企业持续关注。(作者系安中集团——Azimut Group中国区总裁。本文已刊发于12月25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